抗疫情迎难而上 思善治期盼团结

 社会     |      2021-01-14 08:46

51

3月25日,在埃及吉萨,工作人员在金字塔景区内消毒。新华社发

52

3月31日,在伊朗德黑兰,志愿者在街头为车辆消毒。新华社发

53

3月30日,在伊拉克巴格达,中国专家组成员陈淮(右二)、艾河旭(左一)与当地放射科医生交流。新华社发

  【特别关注】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东地中海区域办事处最新数据,截至4月3日,包括中东、中亚部分国家在内的地区内共确诊新冠肺炎65366例,治愈19732例,死亡3580例,死亡率5.4%。目前中东地区疫情暴发和发展态势不容乐观。中东地区饱受战乱、贫困、内乱等问题困扰,部分国家危机治理能力面临严重挑战。世卫组织东地中海区域办事处主任艾哈迈德·曼达里呼吁,地区国家应该放弃对抗和冲突,加强协调合作,共同应对疫情挑战。

1.严阵以待 阻止疫情扩展  

  针对愈演愈烈的新冠肺炎疫情,埃及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举措抗击疫情蔓延。从3月26日起实施宵禁,从晚7点至早6点,所有公共道路上均禁止公民通行,停止所有国营和私人交通运输。关闭所有咖啡馆、餐厅,以及所有提供娱乐和休闲活动的场所。包括购物中心在内的所有商业场所在周五和周六全天关闭。政府各部委暂停向公民提供服务,如民事登记、护照、房地产登记和建筑许可等,卫生办公室除外。3月29日之后,所有学校和大学停课时间再延长15天。减少政府部门和公共部门雇员人数,医院、医疗中心及其工作人员除外。禁航令有效期延长至4月中旬。全部取消或推迟近期三到五个月内的包括体育赛事、大型会展、国际会议、艺术节等大型活动。关停不符合防疫规定的私人诊所和公立医院中的非紧急部门,设立专门的检疫中心,增设隔离医院。呼吁志愿者参与抗疫行动,加强对于医护人员的疫情知识和技能培训。

  经济方面,总统塞西拨专款1000亿埃镑(约合450亿元人民币)用于实施国家抗击疫情计划,降低石油、工业用天然气价格、工业用电价格,并对低收入群体和受疫情冲击严重的产业提供补贴,保障经济平稳运行。

  埃及新闻部长奥萨马·海加尔接受电视采访时表示,埃及为抵抗新冠病毒设置了三个预案。目前埃及仍处在第二阶段,该预案已在境内总感染人数在百人左右时启动,如果感染者增加到千人则会启动第三预案。第三预案可能会封闭全部商业场所,甚至对于疫情重点地区封城。

  据统计,包括埃及、沙特、约旦、也门、科威特、阿联酋在内的中东多国实施了航空禁令,并采取了限制人员流动、停课、关闭旅游景点等防范措施。曼达里认为,目前区域内政府采取了一系列保持社交距离的措施,例如关闭学校、取消体育赛事和其他聚会。但是,在测试、隔离和追踪病患和密切接触者等方面,地区国家采取的措施还有待加强。他认为目前上报的确诊病例数字并不能完全体现地区疫情真实情况。他呼吁地区国家要早发现、早筛查、早隔离、早上报、早处理,防止轻症患者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传播病毒。此外,他认为过分紧张的航空和旅行禁令有可能导致必要的人员和物资流动受阻,甚至阻碍延误防疫物资和专家组的支援,各国应同世卫组织就类似措施展开沟通协调。他指出,地区国家必须在采取严厉防控措施和最大程度减少经济损失之间做平衡。

2.防控疫情现实困难多  

  世界卫生组织东地中海区域办事处表示,随着新冠病毒向低收入国家转移,它可能对中东的难民、艾滋病毒感染者和儿童产生不良影响。目前也门、叙利亚和利比亚等战乱国家仍未建立完善的疫情监测和上报机制,比如在叙利亚西北部难民营,其内部环境拥挤、卫生条件较差,缺乏必要的医疗设备和医护人员。虽然目前世卫组织已经提供了一些医疗物资,着手建立病患隔离区,并开展病毒检测,但专家评估此类措施仍然杯水车薪。考虑到上述国家特别是叙利亚、也门同伊朗的联系紧密,因此不排除其境内已经出现较多新冠病毒疑似病例。

  经济问题也成为各国采取和落实防疫措施的一大阻碍。埃及外交事务委员会成员拉贾认为,受疫情波及,地区很多国家将面临财政困难。首先疫情导致旅游、朝觐、海外务工等产业陷入停滞,如埃及旅游业从业者声称旅游业订单已较同期减少了超过80%。埃及总理穆斯塔法·马德布利在3月16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说,短期内由于航空限制产生的损失预计将达到22.5亿埃镑(约合1.43亿美元)。沙特因暂停小朝觐损失或超过百亿美元。此外,由于沙特和俄罗斯的石油价格战愈演愈烈,将石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中东国家也苦不堪言。伊拉克石油收入占政府财政收入约95%,国民生产总值约65%。根据其2020年财政预算草案,政府年度支出约为165万亿伊拉克第纳尔(约合1386亿美元)。该预算基于每桶油56美元,若国际原油价格维持在每桶30美元左右,伊每月财政赤字将高达20亿美元。拉贾认为,若俄沙“石油战”持续,伊拉克将被迫搁置如电力、交通运输、油田等大型基建和能源开发项目,并向国外借款以确保支付政府公务员工资和进口粮食,从而维持国内脆弱的社会稳定。伊朗英语电视台报道,伊朗央行已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申请50亿美元紧急资金,以应对该国不断增加的感染病例。

  最后,地区民众对于疫情的轻视以及相关防疫知识的缺失也导致了政府政策执行不到位。根据伊朗此前一项调查,只有50%至55%的德黑兰居民认为新冠肺炎是一个严重的问题,许多人仍然认为他们对这种病毒具有免疫力,不会被感染。记者也注意到,在社交媒体上,各类关于疫情的谣言层出不穷,如腌鱼、肉桂可治疗新冠病毒患者,口罩不会对防御新冠病毒起作用等。埃及《消息报》外事部主任瓦利德认为,虽然地区国家都采取了一系列防疫政策,但是到了执行层面就打了折扣,如何向民众普及疫情防护知识,凝聚民心共同抗疫成为考验地区国家政府治理能力的一大难题。

3.学习中国:政府和民众团结一心  

  世界卫生组织东地中海区域办事处特别赞扬中国对伊朗和伊拉克派出的医疗专家组和物资援助。“我们从中国抗疫过程发现有很多可以学习的地方,目前我们正不断总结其成功经验并通报给地区国家。我们对中国采取的迅速积极有效措施感到震惊。”

  埃及《金字塔报》报业集团副总编辑塔里克·苏努提最近撰文称,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世界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危机。恐慌情绪在所有国家蔓延,这推动世界开始思考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疫情暴发之前就反复提及的“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

  他认为,这应该是世界上首次出现各国政府和人民致力于实现同一个目标的情况,即穷尽全部的资源与力量,无论是经济、政治、军事还是科学,以寻找到有效的方法,应对并战胜这种致命的病毒,使成百上千万人避免因疫情而丧失生命。

  苏努提评论称,因此,不同国家所采取的防疫措施无论在形式上还是内容上都很相似,但是因为每个国家的国民素质与文化背景不同,这些措施在具体实施时又出现了差异。如果不能对当前局势的严重程度有深刻认知的话,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就像目前一些欧洲国家正在经历的那样。如果一个国家的政府能够与人民团结一心联合行动,结果便是令人满意的,最终会抵达胜利的彼岸。他指出,在这方面,中国是一个成功的典范。

  旅埃的叙利亚马克思主义研究专家穆罕默德·伊尔斯莱持续关注疫情在中国和世界的发展情况,他看到无数中国医护人员前赴后继前往疫区进行救治工作,十分感动。他认为,中国政府为新冠肺炎患者和医务工作者提供了良好的后勤保障,解决了他们的后顾之忧,并采取了有条不紊的隔离措施,体现了中国政府的治理能力。他认为,事物的发展分为内因和外因,而中国政府和人民的相互信任和支持构成了中国战胜疫情的核心内因。他举例,从医疗水平、人均收入、经济发展、人口密集程度等各个外因来看,欧洲相比中国都占据优势,可现在欧洲的疫情发展却不容乐观。究其原因,在于民众并不信任政府的危机治理能力,甚至诉诸游行、哄抢物资等不理智行为表达不满。政府也不相信民众,担忧引起恐慌,采取隐瞒病情、弱化新冠病毒危害等方式,二者的举动实际上割裂了政府和民众的互信,导致新冠病毒乘虚而入。从历史上看,抵御任何灾难从不在于科技水平的高低,而在于政府和民众能否团结一心。

  他评估,这次疫情对于阿拉伯国家的挑战不容轻视。由于战乱、政情、贫穷等因素,阿拉伯国家抵御外部风险能力普遍偏弱,因此阿拉伯国家必须对疫情高度重视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由英法主导的赛克斯-皮科协定不仅野蛮划分了阿拉伯世界的国家版图,更规定了阿拉伯世界的政治体制。如今一百多年过去了,阿拉伯世界并没有因为西方的政治体制走向繁荣富强,反而暴发了“阿拉伯之春”而陷入了苦难,这证明西方的政治体制并不适用于阿拉伯世界,阿拉伯国家必须找到符合自己国情的发展道路。他认为,在这次疫情中,中国政府运用丰富的治国理政先进经验,采取了历史上最勇敢、最灵活、最积极的防控措施,展现了卓越的领导能力、组织动员能力和贯彻执行能力,值得阿拉伯国家借鉴。

  (本报开罗4月4日电 本报驻开罗记者 肖天祎)